2009年1月28日

龍眼木大錢櫃

閑聊時,我會提出很想找某種台灣傢俱(柑仔店櫥、菸酒櫥、書櫃、雜什擔...),S便會告訴我,某地點還有一件,但十幾年來他一直買不出來,每次經過該地,他就會再去看看那個屋主,說不定老先生會改變心意。「不然,現在我帶你去看看。」於是我們立刻上車,左彎右拐地奔馳於南部鄉間小路,直抵那棟對我還是一團抽象迷霧的老宅。

因為向 S提到錢櫃,於是我與 S便驅車到了一棟民居,居然真的搬出這座周身黝黑、底座捲螺紋的大櫃。

深藏一座錢櫃的老屋離 S家裡不遠,其實就在同一村子裡。敗落的屋子很不起眼,雖在小村二條主街的交口,但不透光的中堂陰暗而凌亂,纏祟著一股荒敗的老人氣息。

停好車後,S 回頭叫我拿著手電筒,穿過無人的中堂時指指堆滿雜物紙箱的角落,於是我看到了 S半小時前描繪的錢櫃,它隱身在老屋無法穿透的黑暗中,散發著獨特的靈光。突然間,這棟老舊的土塊屋因蹲踞著這個厚實的櫃子而像漣漪般在我心裡蕩出整個清晰的形象。

一對老夫妻正在後面灶間吃飯,老先生坐在長椅凳上,就著一張方正的吃飯桌夾菜,老太太則在磚砌的大灶前清洗鍋具。陽光從天窗灑落在各種老式器物上,菜櫥上的綠色紗窗外露,篩出一層強光的薄霧。好安靜,連電視響聲都沒有,我感到時光有點錯亂。

幾乎無例外的,老先生捨不得賣他的錢櫃。S邊拿手電筒四處翻看,邊加碼價錢。

終於,老太太開始搬開堆放的雜什要讓我們仔細看看櫃子,「木料很好,不蛀不壞」,話不多的老先生突然開口。

厚重沈手的櫃板掀開後,福杉底板已有小蛀蝕,寬闊的櫃裡堆放著老先生開五金行時放入的尖嘴鉗、十幾盒鐵釘,馬達皮帶等,至少廿年不曾有人碰觸。

老先生仍不願鬆口,連 S想買一支從櫃內翻出的老尖嘴鉗,他都不捨得賣。

「這由我來處理就好」,S轉頭對我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一疊大鈔,加碼了近一倍價格後塞入老先生手裡。

老先生嘟嚷著,但手裡確實拿緊錢了。

終於成交,我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錢櫃由龍眼木厚板製成,比我想像的重太多了。我與年邁的 S東搖西晃地般上小發財車後,載回 S家裡清洗整理。兩人經過這番折騰,簡直累壞了。







台南 2008
龍眼木大錢櫃

關於民藝冶遊,可參考:
民藝,殘念
三張孔雀椅






1 則留言:

  1. 時光旅行者2009/1/30 上午5:36

    好漂亮的龍眼木錢櫃,巨大的體積加上硬木的真材實料,光看版主描述就已經皺緊眉頭想像版主與S搬運時的沈甸甸,那種把歲月把握在手掌的碩大,讓人忍不住嚮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