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6日

朱漆鎏金鏤空木雕


這二件木雕雖然擱在家裡好多年了,每次看到總仍然感到不可思議的驚駭。

2016年1月12日

玻璃供盤


供盤與湯盤數量極多,二者都是祭拜用品,而且往往是個人專屬,把事先準備的三牲鮮果放在自己的湯盤,拜拜完再連盤從神桌上一起取走,是一種給神明吃自助餐的概念。

2016年1月7日

普化天尊(?)騎麒麟


愛佛像的人分成許多流派,有的講究年代,非明清古佛不收;有的專收魁星,無視其他諸神,也不管心愛的神佛是木雕、鎏金、黃銅或泥塑,或僅僅是家具上的雕飾;有的就是要磚胎,棄金木泥塑於不顧;也有深入考校區域風格,非某門某派不收者。反正要多搞怪就有多搞怪。

2016年1月2日

囤積狂退散!


以前買老東西很講究「氣氛」,但可不是談戀愛上咖啡館的那種氣氛喔,民藝店或販仔家裡常髒亂得很,各式雜物堆棧東倒西歪,毫無氣氛可言。但販仔會隨手抄起一件黑亮的磚胎灶椅告訴你,「這件氣氛真好」。

這種「氣氛」,不知好不好懂?

2016年1月1日

2015年12月20日

獅子與我 3


老石獅的年代至少數百年,通常不會是台灣本土老物。因此以前在民藝店不常遇得,必須到專營大陸古董的店家才有。

2015年12月19日

日治小蝦盤


多年前買下這只蝦盤時,對於台灣碗盤完全沒概念,見各種椰子盤、胭脂紅茶碗開價動輒數千元,不免心驚。

直到遇見這只小蝦盤,迷你尺寸仍然索價數千,眼光卻很難很難再移開。

2015年12月18日

玻璃藥瓶


有點奇怪的,早年西醫裝藥水的綠玻璃罐突然熱門起來,先是各家日本古道具店裡紛紛擺出販售,然後個性小店裡也流行起日文稱為「硝子」的各種玻璃器,三三兩兩插著花枝,隱喻著某種「現代生活的開端」。

當然,最好玻璃帶點青綠,人工吹製留下的汽泡與雜質愈多愈是佳品。

2015年12月17日

肖楠木盒


古人惜物,重要物品珍而重之地擺在上鎖的抽屜或木盒裡,要拿出來示人時得掏出黃銅小鑰匙鄭重地開鎖,從匣中無比寶貴取出。殊不知這樣的鎖頭向來只防君子,真遭小偷時整盒端走根本不濟事吶!

2015年12月16日

玻璃油燈


台灣民藝生活的照明方案之一,是油燈。

古董店裡很容易可以找到日常粗用的油燈,造型簡陋,大多沒有配置燈管,有燈管的也常因低溫燒製的燈管易碎,就如同脆弱的玻璃糖罐,往往在歷史洪流中早早殞命。

比油燈更容易得見的是「電土燈」,將鼠灰色長得像石膏塊的一塊塊「電土」(含碳化鈣的礦石)放入燈座底部的水裡,電土與水發生反應便咕嚕咕嚕地產生可燃的乙炔氣體,點火後可以照明。

2015年12月15日

錫油燈


這種油燈台常見,但不妨作為燭台以解決台灣民藝的照明難題,於是在嘗試了奶油燈與玻璃油燈之後,開始也買起這種錫油燈,上面剛好擺一顆圓盤小蠟燭(tea light)。

2015年12月14日

大蝦盤


蝦盤常見,小時候路邊的辦桌請客還用來滿盛海產上桌。這樣的尋常粗瓷器皿年代亦不久遠,原本不怎麼入眼,偶然間卻也買了幾件天覇王等級的蝦盤。似乎只因為被它XXL SIZE所吸引,純粹買最大號的怪物等級,擺在家裡像一幅生猛無比的台式海鮮靜物畫。

2015年12月13日

檜木小盆


檜木泡澡桶、泡腳桶風行已久,但我總難以確定這些白兮兮的檜木材質從哪取來?日前去問一支新製檜木小勺的價格真是貴松松,乾脆讓自家這個檜木小盆重新下海,當日便拿到浴室裡泡澡沖水用。

2015年12月12日

五升日本米斗



米斗(量米器具)可不是日常用品,米店又早已在現代生活裡絕跡,因此許多人初初看到時不易理解米斗是何物,但喜歡木頭的人一定會被米斗滿布暗沉歲月的質地所吸引,鍾意生鐵的人對風霜厚實的鐵箍必一見難忘,還有那文獻收集癖則絕不會放過米斗上烙鐵戳印的凹陷總督府記號。當然,每一個總督府米斗都必然是歷史老物的含金證明,保證日治時代台灣,年代超過80年!

2015年5月28日

遠行


他是一個獨特的人,最初認識時甚至不怎麼讓人喜歡。奇怪的是,在我豐饒的民藝梭巡途中,每隔一陣子我總是會重新拉開他的紗門,走入窄仄陰暗的店裡,與他喝一杯茶,聽他臧否民藝往事,恩怨情仇條縷分明。

快意時他仰天大笑,笑聲激得滿室古物嗡嗡作響,彷彿隱居市廛裡的刀客。

他是我最早結識的民藝奇人,然而,少年弟子江湖老,如今回首,真是讓人無比懷念。